c4伽楼罗

都是套路(3)

ooc

后来,每当卡卡西回忆时,都记得那是个夏天的中午,当时的他在火影室做例行的工作汇报,这是村口的监视人员突然说他们看到一个脸部毁容戴着眼罩,头发又长又炸的人站在村口,卡卡西装作不受影响的样子迅速汇报完了报告,一如往常走出火影室,下一秒却是飞奔向村口,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失态和急切,只是想再见一面的心情变得如此强烈。
看着装作轻松的样子和他打招呼的带土,卡卡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的站在那,直到不知火玄间带着火影的话来找带土,卡卡西才反应过来,真是太失态了!
和玄间一起来的疾风还安慰他说:“真是太好了呢,卡卡西!带土还活着。”
卡卡西觉得那一刻自己的语气无比生硬:“是啊,真是太好了!”
然而带土回村的目的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赎罪,然而团藏还未远离权利的现在,带土的回归简直就是往枪口上撞,卡卡西心里充满了担忧,只好在火影楼附近徘徊。
另一方面,带土终于见到了三代火影,三代看着前木叶的好少年——带土,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带土,神无毗桥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木叶的各位都很担心你。”
带土发出一声冷笑,以一种轻蔑的语气说:“我去哪了不重要?木叶的各位担不担心带土和我有什么关系。就连带土这个名字也只是个代号,你爱叫我什么都可以。我这次来木叶的目的只是为了否定木叶的虚伪的政治,为了达成这一目的我会用尽一切手段。”
“带土,你为什么会想这么做!”
“为什么这样,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一定是木叶的现状感到绝望,我们晓的行动已经开始了,6年前的九尾袭村就是第一步,然而木叶一点悔改都没有,那么之后我们还会采取更多的行动,当然不是现在,也许这几天也许很多年以后,你们可以期待一下!”
说完带土就用时空间忍术转移走了,只留下一脸惊讶的三代火影和在窗外偷听的卡卡西。
当晚卡卡西又来到了慰灵碑前,带土还活着,然而多年的习惯让他只有在这才能找到安宁,然而如今慰灵碑上的名字已经被抹去了,s级叛忍的追杀令也已更新,卡卡西看到带土回村的一瞬间本以为他也重生,却没想到他是来宣战,那么之前和鼬君一起做的改变到底还是影响了世界的发展。
此时身后传来一到声音:“卡卡西,我还活着你站墓前干什么?”
————————————————
抛开这边不说,佐助这边才是人生大危机,他万万没想到会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大蛇丸,他衡量了一下自己和大蛇丸的差距,现在的大蛇丸双手未残,忍术都可以用,而以自己如今的体术,千鸟的性质变化还没有完成,只有眼睛可以用,万花筒写轮眼还是开了,只是不再是永恒,更不要说六道仙人给的外挂轮回眼了,天照的使用受限的现在真是糟糕的状况。为什么大蛇丸会现在来到村子?不,应该说如今的大蛇丸还没叛逃吗?
“佐助,我!”大蛇丸的话还没说完,一个螺旋丸便砸了过来,伴随着的是鸣人的怒吼:“你想对佐助做什么?佐助不是你的东西?我就算拼尽生命也会保护你!”
“哼,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白痴吊车尾。”佐助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凌乱了,这个鸣人应该是重生的,那么自己也掉暴露了.........佐助的脸一瞬间黑了,然而鸣人却没意识到佐助的掉马依旧对着大蛇丸放狠话。
然而作为一名宇智波专家,早已摸清了佐助的性情,只见他轻飘飘的说了一句:“鸣人,你为什么要对佐助那么执着?”
远处一直在埋伏的小樱看着鸣人的口型就明白了,立刻百米冲刺加加强版樱花冲,只见鸣人刚说出:“因为我们是......”就惨叫一声被打出了百米外...........
看着此情此景的佐助突然有一种崩溃的感觉,他以一种非常平静的语气问道:“鸣人,小樱,大蛇丸,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们。你们是不是都重生了!”
此时此刻的佐助虽然罕见的笑了,但是鸣人的直觉告诉他事情大发了,开口就是:“佐助你听我解释.....”
“鸣人,我试探了你那么多回,你演技见长啊!”
“佐助,你有试探过我吗?”
“白痴吊车尾!”
“えええええええええ,佐助不至于吧!”
...........................
看着若无其人开始斗嘴的两个人,小樱表示心很累。卡卡西老师你在哪里?这两个原来都记得啊!
卡卡西老师那表示带土神逻辑再次上线,为了木叶的安定必须这样宣战,什么本以为自己因为当时的偏见未能认清木叶,如今却发现他们依旧是垃圾,竟然敢欺负老师的儿子,卡卡西你也是垃圾竟然不阻止,最让带土出离愤怒的是卡卡西一做完任务既然不来祭奠自己,而是去和鼬私下见面,这个世界果然是虚假的.........
“带土。”卡卡西打断了带土的话,“你最近最好不要回村,我怕团藏对你出手,老师的事我会陪你一起赎罪,不用担心鸣人,佐助那边会帮忙...........”
“卡卡西,我现在的所做所为和你要做的事无关,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改变木叶。”说完带土就消失了。
所以卡卡西至今不明白为何带土明明已经重生,攻略的进度却一夜回到解放前........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