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伽楼罗

都是套路(6)

今天也在放飞自我😂



宇智波佐助睡过了,一觉醒来时已经月上柳梢头了,他刚收拾好打开房门,就发现自己的哥哥正在房门外等他。
“佐助,紧急任务!漩涡鸣人跟着宇智波带土走了。”
“.............”佐助觉得槽点太多没法吐槽啊!想了想,把房门关上,换上睡衣决定再睡一会,一定是自己没睡醒,然后刚躺下去就被鼬拎起来了,递给佐助一封鸣人的亲笔信,为什么最近都喜欢写信..........
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愚chǔn的朋友啊!想要打败我的话,就yuàn恨吧!诅咒吧!然后丑lòu的活下去。逃bì再逃bì,想方设法的活下去,直到你拥有和我同样的实力再来到我的面前吧!
漩涡鸣人
看了这封信,佐助觉得依旧槽点很多,首先一堆字不会写,表明了文章的作者所受教育水平有限,以朋友卡开头,点名了写信人与收信人之间是朋友关系,用愚蠢一词说明两人之间发生了矛盾,用丑陋一词表明友谊的小船已经翻了,逃避和活下去两词表明鸣人有意放友人一命,并期待与成长后的友人对决。
分析到这里,佐助胸有成竹的问道:“哥哥,从这封信来看鸣人和小樱闹翻了吗?”
“.......”遇到这个问题的一瞬间,鼬立刻搬出了宇智波祖传的省略号句式。
“不是吗。那就是鹿丸,牙也有可能,这么说雏田,宁次都有可能了。”
“信是写给你的。”鼬纠结了半天还是照实回答了。
只见佐助又仔细看了一眼信的开头:朋友!!!于是脸迅速黑了下来,“尼桑,打死算我的。”说着拿起把刀就往晓的基地进发........
————————————————
在这一天下午,鸣人早早的来到了后山,等着佐助的到来。
同样是这一天下午,带土刚拆完卡卡西的结界,准备做自己的布置。
然后,带土就看见鸣人了,鸣人恰巧开着感知模式,于是两个人就碰头了。
鸣人看着戴着面具的带土,心里极为复杂,特别是在得知他又和木叶宣战了,鸣人决定发挥自己的口遁绝技,把带土劝说会村,结果刚要开口,带土就抢先说了。
“鸣人,看你的样子应该是重生了。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要相信我已经不会再对木叶做什么了,现在晓的业务发展很好,现在的宣战只是敦促木叶改进的一种手段,等到木叶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再和平演变,使晓慢慢成为木叶的一份子。”
鸣人听着觉得好高端,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但是他的问题是:“带土哥啊,你当年怎么成功说服佐助的说,为什么我对佐助说什么都不管用啊的说!”
“说服这种事必须抓住一个人的弱点,佐助的就是鼬。”
“那就是说要向鼬尼桑学习的说。我明白了的说。可是到底要怎么办才好的说。”鸣人还是很茫然。
“你要深入了解鼬的经历,理解他的思想高度。”带土以一种轻蔑的眼神看了鸣人一眼,“理解他的思想就算了,还是研究行为经历比较重要。”
鸣人想了一下,佐助当年为了鼬竟然逃离木叶,鼬的行为又是要在暗地里守护木叶,嗯这个方法一定行。
只见鸣人飞快的跑去找了一张纸写了一封信,并把它交给带土:“带土哥,把这封信送到佐助家吧,还有我想加入晓组织的说。”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