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4伽楼罗

都是套路(7)

ooc,慎入


带土在听见鸣人那句话的一瞬间,觉得自己的人生受到了冲击,开口就是:“我拒绝。”
“为什么的说?”
“不雇佣非宇智波一族的童工。”带土思考了一会给出了这个答案。
“我和佐助在很久很久以前是兄弟的说。也能算宇智波一族的人的说。”鸣人立刻搬出了因陀罗和阿修罗来力争自己是宇智波一族的人。
“阿飞不喜欢口遁技术比阿飞好的人啦。”
“其实我根本不会说服人的说。上次去劝雷影收回成命就失败了的说。”
“鸣人,你以为事到如今我会带着你这个九尾人柱力出村吗?”带土的声音突然稳重了起来,“你难道不怕引发战争吗?”
“到那个时候我会阻止的说。如果我加入晓,他们就会觉得九尾本性是恶的,和宇智波一族无关。”鸣人看着自己的手心,抬起头对着带土笑了起来,“这样一来宇智波一族或许就不会被灭族了。我一直觉得我和佐助交换一下角色会更好的说。”
“你不是还成为火影吗?”带土想劝他回心转意。
“连朋友都拯救不了的人有什么资格当火影。”
之后鸣人又说了很多,最终结局带土被忽悠的晕乎乎的就带着鸣人来到了晓的基地。然后,整个晓都沉默了,最终佩因憋出了一句:“宇智波佐助怎么洗染烫还戴美瞳了。”
“不,你多虑了,他是你师弟——漩涡鸣人。”带土隔着面具传来了几近崩溃的声音。
“大家好,我是漩涡鸣人,从今以后大家就是同伴的说。”鸣人十分自然的开口打招呼,然后顺利接收到来自长门和小南欣慰的笑容,师弟竟然和我们一样拥有同样的想法真是可喜可贺!
角都表示那一天他终于想起了自己被风遁螺旋手里剑砸死的恐惧.........
“晓一般是两人一组,现在既然鸣人来了,就要重新分组了,飞段角都和蝎迪达拉不变,鬼鲛和枇杷十藏一队,鸣人就和阿飞一队吧!”佩因非常熟练的分起组。
“我一个人比较方便,再去找一个人吧!对了,现在有绝的消息了吗?”带土一重生第一件事便是追捕绝,然而绝似乎也重生了,为了防止绝搅局,现在晓的首要任务是解决掉绝。
“暂时没有消息,新成员的话大蛇丸如何?”长门思考了一下目前所有能力高的忍者,觉得还是大蛇丸比较可能被劝说。
“由于佐助没被劝说成功,作为佐助后援会团长的他是绝对不会来的。”带土对此也是相当的无奈,“你还有其它人选吗?”
“我尽力,那鸣人就暂时跟我和小南一起活动吧!”长门转向鸣人,递给了他一枚戒指,“这枚"朱"就交给你了。”
鸣人接过戒指,想起鼬曾经的所作所为,在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继承鼬的意志,让自己成为一个受佐助认可的人。
鸣人这次出走其实是写了一篇详细的计划书的,毕竟目前为止驴过佐助的人只有鼬和带土,然而鼬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哲学家,目前只要搞定带土就行了,带土,我跟你走只是为了监视你,我不会让你对佐助出手的。
然而,在带土的剧本里:卡卡西得知鸣人叛逃后,肯定会跑过来营救鸣人,然而鸣人心意已决,不准备和卡卡西走,于是卡卡西就会对他失望,之后就可以想办法让卡卡西明白还是他好,鸣人这小子只不过是比自己年轻,真以为能得到卡卡西的心吗?
所以说,年轻人too naive,只听见“咚”的一声巨响,带土头顶的天花板塌了下来,带土的神威根本来不及完全转移就被压在了土块之下,只见斑提着镰刀一脸嫌弃的看着晓的各位:“带土呢?我找他有事。”

都是套路(6)

今天也在放飞自我😂



宇智波佐助睡过了,一觉醒来时已经月上柳梢头了,他刚收拾好打开房门,就发现自己的哥哥正在房门外等他。
“佐助,紧急任务!漩涡鸣人跟着宇智波带土走了。”
“.............”佐助觉得槽点太多没法吐槽啊!想了想,把房门关上,换上睡衣决定再睡一会,一定是自己没睡醒,然后刚躺下去就被鼬拎起来了,递给佐助一封鸣人的亲笔信,为什么最近都喜欢写信..........
信的内容是这样的:
我愚chǔn的朋友啊!想要打败我的话,就yuàn恨吧!诅咒吧!然后丑lòu的活下去。逃bì再逃bì,想方设法的活下去,直到你拥有和我同样的实力再来到我的面前吧!
漩涡鸣人
看了这封信,佐助觉得依旧槽点很多,首先一堆字不会写,表明了文章的作者所受教育水平有限,以朋友卡开头,点名了写信人与收信人之间是朋友关系,用愚蠢一词说明两人之间发生了矛盾,用丑陋一词表明友谊的小船已经翻了,逃避和活下去两词表明鸣人有意放友人一命,并期待与成长后的友人对决。
分析到这里,佐助胸有成竹的问道:“哥哥,从这封信来看鸣人和小樱闹翻了吗?”
“.......”遇到这个问题的一瞬间,鼬立刻搬出了宇智波祖传的省略号句式。
“不是吗。那就是鹿丸,牙也有可能,这么说雏田,宁次都有可能了。”
“信是写给你的。”鼬纠结了半天还是照实回答了。
只见佐助又仔细看了一眼信的开头:朋友!!!于是脸迅速黑了下来,“尼桑,打死算我的。”说着拿起把刀就往晓的基地进发........
————————————————
在这一天下午,鸣人早早的来到了后山,等着佐助的到来。
同样是这一天下午,带土刚拆完卡卡西的结界,准备做自己的布置。
然后,带土就看见鸣人了,鸣人恰巧开着感知模式,于是两个人就碰头了。
鸣人看着戴着面具的带土,心里极为复杂,特别是在得知他又和木叶宣战了,鸣人决定发挥自己的口遁绝技,把带土劝说会村,结果刚要开口,带土就抢先说了。
“鸣人,看你的样子应该是重生了。你一定有很多问题想要问。你要相信我已经不会再对木叶做什么了,现在晓的业务发展很好,现在的宣战只是敦促木叶改进的一种手段,等到木叶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再和平演变,使晓慢慢成为木叶的一份子。”
鸣人听着觉得好高端,似乎很厉害的样子,但是他的问题是:“带土哥啊,你当年怎么成功说服佐助的说,为什么我对佐助说什么都不管用啊的说!”
“说服这种事必须抓住一个人的弱点,佐助的就是鼬。”
“那就是说要向鼬尼桑学习的说。我明白了的说。可是到底要怎么办才好的说。”鸣人还是很茫然。
“你要深入了解鼬的经历,理解他的思想高度。”带土以一种轻蔑的眼神看了鸣人一眼,“理解他的思想就算了,还是研究行为经历比较重要。”
鸣人想了一下,佐助当年为了鼬竟然逃离木叶,鼬的行为又是要在暗地里守护木叶,嗯这个方法一定行。
只见鸣人飞快的跑去找了一张纸写了一封信,并把它交给带土:“带土哥,把这封信送到佐助家吧,还有我想加入晓组织的说。”


都是套路(5)

已经彻底放飞了,今天的卡老师也很心塞


卡卡西失眠了,当然失眠的不止他一个,比如说宇智波一族也被带土震惊得连夜开会研究对策,最后决定趁机争取话语权,早日复兴宇智波。
当然,没去开会的佐助也失眠了,明明之前还在生死相搏,鸣人你为什么那么装的那么自然啊!
正当佐助纠结时,他收到了带土传送来的一封信,说起来他一开始还驴自己他是斑,怀着里面可能放着起爆符的心态,佐助开着须佐拆信,只见信的开头写着大大的招聘..........
信的内容如下:
尊敬的宇智波佐助同志:
我们诚邀您加入世界最强的叛忍组织晓组织。
晓组织是个有着历史的组织,它成立于第三次忍界大战时期,并于八年前正式上市。目前,晓组织已经与土之国和水之国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在五大国都有开展业务。不仅如此,我们晓组织出产的引爆符已经销遍了大江南北,我们同时开展了晓快递,范围辐射整个大陆,速度快,无风险,价格低,十年以来我们的投诉率不到1%。
现由于要拓展新业务,人手不够,特邀您加入我们晓组织。本公司有着一流的员工宿舍,一流的福利待遇,包五险一金,并定期发放工作套装,伙食三荤两素有番茄。工作轻松,节假日有加班费,上一休一,月薪100000两起,根据任务难度有提成。如果您有意愿加入,请于明天晚上在木叶后山见面。
晓组织期待您的加入!


看完整封信的佐助,整个人恍惚了,这种被当傻子一样欺骗的感觉已经很久都没出现了,而且这么二的内容一看就只有可能是宇智波带土写的,他的贤值那么低哪来的自信?虽然他在斑的教导下,贤值一跃千里,这么明显的假象是不肯能让佐助上当的,而且不找哥哥,竟然直接来找自己,此事必有陷阱!为了找出这一陷阱的佐助翻来覆去想了一夜未睡,还去翻了《劳动保护法》等一系列法律明文,并且打印了一张完善的合同,以防被骗。
当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天已经亮了,然后佐助把窗帘一拉,眼睛一闭,睡了。此时,蛇窟里的培养的习惯作用就显现出来了,闭上眼就是天黑...........
一夜未睡的卡卡西,眼睛更死鱼了,他强撑着起了床去后山提前布置,以防下午佐助鸣人相见眼红,打起来,做老师真辛苦啊!
等卡卡西布置好后,都已经是中午了,他决定给自己一个犒劳,去吃盐烧秋刀鱼,然而,他刚离开,提前来探查地形的带土就到了...........
“竟然有结界,阿飞好害怕。阿飞只不过是想招人,为什么佐助要捉阿飞呢!”带土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拆掉了所有的结界..............

都是套路(4)

在这个混乱的一天里,佐助由于过于专注the one鸣人,完全忽略了在一旁的大蛇丸和小樱。
“大蛇丸,你找佐助干什么?”小樱突然反应过来大蛇丸的存在。
“我只是想要见证佐助的风可以吹多远。”大蛇丸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如果你敢对佐助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我和鸣人都不会饶过你的。”每当想起佐助背负着咒印的样子时,小樱便觉得喘不过气。
“我早就没有这个想法了,这点你可以放心,今天看这个情况我就改天再去拜访宇智波一族。”大蛇丸说完便走了。
鸣人佐助这边似乎一点都没察觉到,已经上升到斗殴事件。
“火遁·豪火球之术!”
“多重影分身之术!”
“千鸟———”
“螺旋丸———”
小樱看得目瞪口呆,小打小闹至于吗?
这时候肩负着和事佬使命的卡卡西老师终于从天而降,打断了两个人的斗殴事件。
“嘛,看来已经露馅了啊!”
“卡卡西老师。”对于小樱、鸣人来说,卡卡西老师绝对是定心丸。
“卡卡西,你也是吗?”佐助的表情突然变得异常严肃。
“佐助,你听我解释,这中间有很多原因,最后是和鼬君一起做出了这个决定。”
“尼桑吗?切!”佐助看着突然陌生的七班,挥了挥手:“那就这样吧!明天见。”说着就向宇智波的驻地走。
“サスケ!”鸣人突然对着佐助喊了一声,“明天我在后山等你,你会来的吧的说?”
佐助没有停下脚步,只是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既没有说去也没说不去。
鸣人看着佐助夕阳下渐行渐远的身影,一种窒息感在胸口蔓延,想要冲上去追他,却生生止住了,不能给如今好不容易重获幸福的佐助再添麻烦了。
————————————————
傍晚的时候,带土回到了晓的基地,佩因和小南是认同了带土如今的目标才留了下来,倒是本来还应该在土之国的迪达拉和在水之国的鬼鲛主动前来投奔了晓,只有飞段是被强行带来的,当小南跑去问他原因的时候,他表示回组织意味着有可能遇到那个叫鹿丸的人,那样会被炸成碎片还死不掉,然后角都久骂他傻,你不杀阿诗玛就没事啊!然后就被强行带回晓了。于是现在的晓离全盛期就差鼬了,当然当带土说出晓现在的目标的时候,大家瞬间明白了为什么小南和佩恩会同意了,那就是阻止战争!所以说为什么要和木叶宣战啊!
卡卡西躺在自己狭窄的单人床上,白天的一幕幕走马灯似的浮现在自己眼前,自己到底在做什么梦啊!希望带土可以成为火影,依旧是那个浑身闪着光的少年,然而带土在引发九尾之乱的时候已经注定不会被村子接受,带土是爱着村子的,这一点卡卡西比谁都清楚,带土你在想着什么........
然而,正当卡卡西都想到入神之处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今夜无人入眠》,只见神威传送来了一个插卡音箱,并附纸条一张,“来自阿飞的关怀。”
所以说今天的卡卡西也完全不懂带土到底在想些什么...........

都是套路(3)

ooc

后来,每当卡卡西回忆时,都记得那是个夏天的中午,当时的他在火影室做例行的工作汇报,这是村口的监视人员突然说他们看到一个脸部毁容戴着眼罩,头发又长又炸的人站在村口,卡卡西装作不受影响的样子迅速汇报完了报告,一如往常走出火影室,下一秒却是飞奔向村口,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失态和急切,只是想再见一面的心情变得如此强烈。
看着装作轻松的样子和他打招呼的带土,卡卡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的站在那,直到不知火玄间带着火影的话来找带土,卡卡西才反应过来,真是太失态了!
和玄间一起来的疾风还安慰他说:“真是太好了呢,卡卡西!带土还活着。”
卡卡西觉得那一刻自己的语气无比生硬:“是啊,真是太好了!”
然而带土回村的目的应该只有一个那就是赎罪,然而团藏还未远离权利的现在,带土的回归简直就是往枪口上撞,卡卡西心里充满了担忧,只好在火影楼附近徘徊。
另一方面,带土终于见到了三代火影,三代看着前木叶的好少年——带土,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带土,神无毗桥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这么多年你去哪儿了?木叶的各位都很担心你。”
带土发出一声冷笑,以一种轻蔑的语气说:“我去哪了不重要?木叶的各位担不担心带土和我有什么关系。就连带土这个名字也只是个代号,你爱叫我什么都可以。我这次来木叶的目的只是为了否定木叶的虚伪的政治,为了达成这一目的我会用尽一切手段。”
“带土,你为什么会想这么做!”
“为什么这样,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一定是木叶的现状感到绝望,我们晓的行动已经开始了,6年前的九尾袭村就是第一步,然而木叶一点悔改都没有,那么之后我们还会采取更多的行动,当然不是现在,也许这几天也许很多年以后,你们可以期待一下!”
说完带土就用时空间忍术转移走了,只留下一脸惊讶的三代火影和在窗外偷听的卡卡西。
当晚卡卡西又来到了慰灵碑前,带土还活着,然而多年的习惯让他只有在这才能找到安宁,然而如今慰灵碑上的名字已经被抹去了,s级叛忍的追杀令也已更新,卡卡西看到带土回村的一瞬间本以为他也重生,却没想到他是来宣战,那么之前和鼬君一起做的改变到底还是影响了世界的发展。
此时身后传来一到声音:“卡卡西,我还活着你站墓前干什么?”
————————————————
抛开这边不说,佐助这边才是人生大危机,他万万没想到会在回家的路上遇到大蛇丸,他衡量了一下自己和大蛇丸的差距,现在的大蛇丸双手未残,忍术都可以用,而以自己如今的体术,千鸟的性质变化还没有完成,只有眼睛可以用,万花筒写轮眼还是开了,只是不再是永恒,更不要说六道仙人给的外挂轮回眼了,天照的使用受限的现在真是糟糕的状况。为什么大蛇丸会现在来到村子?不,应该说如今的大蛇丸还没叛逃吗?
“佐助,我!”大蛇丸的话还没说完,一个螺旋丸便砸了过来,伴随着的是鸣人的怒吼:“你想对佐助做什么?佐助不是你的东西?我就算拼尽生命也会保护你!”
“哼,谁保护谁还不一定呢!白痴吊车尾。”佐助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突然凌乱了,这个鸣人应该是重生的,那么自己也掉暴露了.........佐助的脸一瞬间黑了,然而鸣人却没意识到佐助的掉马依旧对着大蛇丸放狠话。
然而作为一名宇智波专家,早已摸清了佐助的性情,只见他轻飘飘的说了一句:“鸣人,你为什么要对佐助那么执着?”
远处一直在埋伏的小樱看着鸣人的口型就明白了,立刻百米冲刺加加强版樱花冲,只见鸣人刚说出:“因为我们是......”就惨叫一声被打出了百米外...........
看着此情此景的佐助突然有一种崩溃的感觉,他以一种非常平静的语气问道:“鸣人,小樱,大蛇丸,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们。你们是不是都重生了!”
此时此刻的佐助虽然罕见的笑了,但是鸣人的直觉告诉他事情大发了,开口就是:“佐助你听我解释.....”
“鸣人,我试探了你那么多回,你演技见长啊!”
“佐助,你有试探过我吗?”
“白痴吊车尾!”
“えええええええええ,佐助不至于吧!”
...........................
看着若无其人开始斗嘴的两个人,小樱表示心很累。卡卡西老师你在哪里?这两个原来都记得啊!
卡卡西老师那表示带土神逻辑再次上线,为了木叶的安定必须这样宣战,什么本以为自己因为当时的偏见未能认清木叶,如今却发现他们依旧是垃圾,竟然敢欺负老师的儿子,卡卡西你也是垃圾竟然不阻止,最让带土出离愤怒的是卡卡西一做完任务既然不来祭奠自己,而是去和鼬私下见面,这个世界果然是虚假的.........
“带土。”卡卡西打断了带土的话,“你最近最好不要回村,我怕团藏对你出手,老师的事我会陪你一起赎罪,不用担心鸣人,佐助那边会帮忙...........”
“卡卡西,我现在的所做所为和你要做的事无关,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改变木叶。”说完带土就消失了。
所以卡卡西至今不明白为何带土明明已经重生,攻略的进度却一夜回到解放前........